一个神经病

这里主要发布博文/原创/练习/临摹等,修炼中
同人,工口相关请点链接

同宿说我就像一株草,扎根儿的泥土是五颜六色的。这比喻真贴切。


论一战的残酷性:坦克满天飞,飞机遍地跑,多少孤儿沦为了寡妇。



打油诗一首:不要白富美,拒绝高富帅,干掉富二代,还有屌丝在。




仿佛把所有的作品都得带上手铐脚铐再镶个框才让别人觉得你的东西看起来充满着多么伟大的意义。




有的人会画点儿火柴人儿,用PS做出个炫目的效果就成了大触;有的人刚会涂几笔调子,就忙着学各种技巧。要知道,不管是什么花样儿技巧,也敌不过稳扎稳打的基本功。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就有什么样的结果。




昨天晚上,老妈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你那天不是问我想不想你吗,其实妈妈觉得,只要你平安健康快乐,妈妈就可以不用想念你。”········ 其实我早就忘了什么时候问老妈的那个问题,但是后来我每次想到她说的这句话,我心里都有种想掉眼泪的滋味。



有次我和我妈吵架,我的事,我哭,她也哭,然后她说,有天吃饭她喝的有点多,另一个阿姨也喝多了就躺在沙发上休息,我妈上去亲了那个阿姨一下,那个阿姨问她为什么,我妈说,你长得特像我闺女,也是瘦瘦的。当时我听到这话,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一股愧疚




小时候,几乎没人跟我分享我的世界,然后动画就跟我分享它的世界,于是我的世界就被它给填满了,再然后它的世界就是我的世界。

评论

© 黄金鹿与暴风夜 | Powered by LOFTER